二维码扫一扫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研动态 > 专业发展
专业发展
读书.滋养我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5-11-24】 【来源:】

奋斗中学党委副书记   张  日

文章虽是奉命之作,但文字是从心底流出。今年,学校大力倡导读书,在世界读书日启动读书仪式,内心颇感欣慰。转念又想,如今世味是有些变化了,念书人、教书人,读读书也需校方启动,不觉讶然。深深慨叹之余,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的购书、读书、藏书且以书为伴的生活,可谓是情动于中,感慨而发了。

1978年,我正读高中一年级,当时课外学习资料奇缺,能得到一本课外读物,如获至宝。记得老师推荐我们买《古文选读》,薄薄的一个小册子,售价仅伍角钱。同班购买者挺多,我也极想买得一本,但苦于身无分文。恰逢我父亲来镇里看我,我大胆向他提出购书的要求。记得清楚,他是为队里赶车而来的,身上也无一文,他看我怅然若失的样子,向同村的几位相借,几位也身无分文,我只好失望地回教室上课了,心里懊恼了好多日。现在回想,一是懊悔自己十分想要的书籍与自己无缘;二是懊伤当日大家的贫困。现每每思之,心中隐隐作痛。1980年秋,我考入了包头师专中文系学习,入学后第一次和同学去书店,猛然之间看到这本古文学习的小册子,心中如触电一样兴奋,毅然花了1.15元购下了它。今天来看,这价格也太低了,但当时,我们一月的伙食费才是18元,我节约了2天多的饭钱买下它,心中是充满了悲壮之感的,抱着吃几天干馒头的决心。这本书今天仍屹立在我的书橱里,仍用厚牛皮纸包着皮,翻开它,看看出版期,已三十多年了。书中划满了横批竖道,有的是用铅笔批注的,有的又是用油笔勾画的,有的是受了当时教授的启发,在书中胡乱下了批注的,今天看来很是好笑,但那就是生命的起始,是幼稚的生命开始吸纳书籍的营养的开端。三十年了,犹记在包头购书、读书的历历情景,我们几个农村小伙子家无余财,在星期日除了看场奢侈的电影外,就是读书、读书,再读书,在宿舍读,在教室读,在阅览室读,在包头师专外的田野里读。记不清自己除了读书外,还有些什么业余娱乐生活。古人云,“痛定思痛,痛何如哉?”,我仿其义而用之,“读定思读,乐何如哉”!

1983年,我被分配到内蒙古杭锦后旗奋斗中学任教。当时,月工资39.5元。在这极少的工资中,我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孝敬父母之外,仍购了许多书。今天,我满满的几大架书中,许多是这一时期购求的。自己在包头师专《现代汉语》这门课学习不够扎实,在教学中不能游刃有余,特别购求了胡裕树的《现代汉语》、陈望道的《修辞学发凡》,细细研读,弥补自己的不足。这时,又欣逢王力的《古代汉语》再版,我慌不迭地购了四大本,在教育教学之余,认真研读。记得每日的或晨或昏,捧读厚厚一本书到了忘我的境界。当时的教学清规戒律少,读到兴味处,在课上和学生交流,师生心灵契合,欣然忘食。当时社会读书风气浓,大家常谈读书之感,同道人更以读书、评书为乐,彼此以书相交,真难忘也。然后是结婚生子,生活渐渐忙碌,但就是在这忙碌的生活中,我仍醉心于书海。我常常想,自己初高中底子薄,念的学校差,又未遇上名师,今生只有发愤读书才能赶得上别人。抱着这样的决心,书越读兴味越浓,欲罢不能。记忆中,自己边哄儿子边读书,闹出孩子大哭大叫我也置若罔闻的笑话。每当夜阑人静,自己在字台前一坐,桔黄的灯光陪伴我,进入了另一个境界,忘掉了生活的不如意,忘记了生活的种种无奈。读书,让我保持一个健康的心态,以快乐的心境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工作中。我家内人常说我是书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因我每每挑灯夜读,往往被催促许多次才入睡。她常开玩笑云,“请君今夜伴书眠”。可惜好景不长,1995年,我当了年级组组长,这种“书痴”的生活逐渐离我淡远了,但我仍坚持读书。

2000年,我参加了中小学骨干教师国家级培训,度过了平生难忘的一段纯粹以读书为业的奢侈生活。当时自己意气风发,无经济之忧,无生活之烦,享受国家的培训经费,真是惬意呀!我在北京这文化氛围浓郁的氛围中,读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的《语文教育论》,评点《古文观止》,阅读皮连生的《教育心理学》,浏览加德纳的《多元智能论》,读《中国教育史》,读其它许许多多的书,共写下2万言的读书笔记,真是快意人生。做读书笔记,起初觉得烦,也觉无用,但静下心来,亦有无穷乐趣,对后来的教育教学研究影响巨大。

回顾自己近三十年的读书、教书生活,我常常觉得是书滋养了我的生命。自己那么愚拙、笨讷的人,走上讲台,便有说不完的话,这不是读书的功劳吗?古人讲,“劳于读书,逸于作文”,我以“乐于读书,逸于教学”为是。如今,我特级教师已评,行政上也有一些作为,心境更宽舒了,但仍不忘读书,因为读书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须臾不能相离了,一日不读书,便觉内心惶惶然。黄庭阶说,“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我深以为然。目下,我读书越来越兴趣化,不再是充电式地读书了,我更多的是把读书作为涵养生命的手段。近一个时期,我读了许多史书,也读了许多畅销的文化散文。从中,我明白了许多道理,心情宽然,了无尘埃。这样的读书,看似“闲”,实则让我的语文课有了文化的味道,课达到了另一境界。如今是:我喜悦,我读书;我忧思,我读书;我探索,我更读书。除阅读大量书籍外,《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是我必读之报。读之余,做了10大本厚厚的剪贴,我珍视为生命的营养,常常翻翻看看,勾勾画画。我教书近二十六年,到现在仍常看《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中的精典课例,以此滋养我的课堂生命,让我的教学生命延长,不致于过早地枯竭。

我常想,我这一生是以书为伍了。近几年,学校委我以重任,自己又编报、编书,真真是读书、教书、编书伴我行了。我荣幸,我以书为伴,书香溢我身心,让我身清气爽,身上少一些浊气。我荣幸,书滋养了我课堂生命及个人强劲的生命力,让我活得充实。每当我捧起一本书,品一口香茗,书中的无形无影的气场吸引了我,我便顿觉心安气定,达到忘我之境。古人所云的“夫乐复何求”之境界亦不过如此吧!

2009.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