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扫一扫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研动态 > 专业发展
专业发展
追梦三步曲 谈专业发展的甘苦
【发布时间:2015-11-25】 【来源:】

奋斗中学语文教师 张艳荣

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与各位比我更年轻的同仁在此恳谈。毕竟,人生能有多少机会与场合让我们敞开心扉与亲爱的同事畅谈职业,畅谈理想与人生呢?  勉励别人何尝不是勉励自己, 与各位恳谈又何尝不是与自己内心进行一次诚恳的对话?

追奋中之梦

也许是因为初中、高中全都在奋中渡过的缘故,对奋中自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后旗从教后,更觉得:山深藏猛虎,海阔跃大鱼,从教成长当得到奋中。渴望回到奋中。记得一次带着五个月大的儿子从后旗回娘家,下车后乘三轮车慢慢经过奋中,注视着门口“奋斗中学”几个大字,看看怀中的孩子,心里暗想:一定要回到奋中。

回来的路也很艰难。专科毕业,回奋中自是难的,但努力不会停,自考苦学,读书勤思,本科拿了,教学能手拿了,又依稀看到了微茫的希望。9真是个幸运数字,99年9月,艰难辗转中我站到了奋中校园里,是以奋中教师的身份。因为来得艰难,所以倍感珍惜。

但是回来后的路走起来其实更艰难。在奋中立住脚并不容易,一切又都是零起点。刚回来时带初二班的课兼班主任,讲台上一站,下面黑压压一片,是94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吵嘴了,闹别扭了,门挂子坏了,桌拐子碰了,凳腿子断了,没完没了的琐事真让人心力交痒。那个冬天不断感冒,一天一个人输过液后,慢慢往回走,想着幼儿园要接的孩子,想着学校里要去看的那帮孩子,心里突然特别凄凉,无依无靠,没着没落,眼泪夺眶而出,肆意横流,脑袋里反复响着一个声音“为什么要回来!”不知流了多长时间泪,走上东北大桥时,一位老太太走过来说:“快别哭了,大冷天风又大,脸要皴了。”心暖了。路哪有容易走的呢?那时丈夫在后旗工作,几星期回来一次,孩子小,工作压力又大。最怕自己和孩子生病,但怕什么就来什么,一天晚上,孩子发烧,天微明时,刚给孩子穿好衣服准备去看,孩子一阵严重抽搐烧过去了。脑子一片空白,在哭却流不出泪,记不起妈妈家的电话号码,拧不开反锁着的门,抱着孩子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孩子要醒不过来,就从这窗户上跳下去吧。”原来有些可怕的想法就是这样产生的。每每想起,总对在我六神无主时,帮着叫救护车,帮着抱孩子到医院的两位可爱的同事心怀感激。再艰难总有走过的时候,孩子健壮起来了,教学顺利起来了,自信渐渐抬头,这自信更多源于读书。偶尔备课时一些见解得到同仁认可,偶尔授课时能神采飞扬一下,皆源于对某些文学作品的较深的理解。很怀念那段日子,老师们聚会更多是在谈教学、谈读书,可敬的同仁的鼓励、鞭策犹在耳边:“读书,好好读书,语文老师不读书怎成?”读、学、教相长才是最美的事。学生评价渐渐好起来,03年获盟级优秀能手奖,那时还有着年轻人般的热忱,总学觉得贻误了太多时日,只有更加勤勉才不会有“一生襟抱未曾开”的感慨。然而心在最炽热的时候,也受到了一些挫折,04年到分校教高二两个美术班,当时真得很伤心失落。那段日子,幸而有它——书。是它让我平静,让我充实,让我对人生有了更深的理解。

十月底参加完教育硕士考试后,分校图书馆成了我每日必去之地,一年时间,几乎翻遍了所有书籍,最快时两天可读一本20多万字的书。很感谢图书馆小陈老师,不嫌烦扰,让我在那一年快乐伴书而过。多幸运,在那里我惊异地发现了那么多可敬的人,费孝通和他的魁阁学者群,顾准和他的日记,马寅初和他的人口论。发现了那些视学术如生命的:沉湖的王国维,文革闭口不谈红楼的俞平伯,转行研究服饰的沉从文。发现了西部的孤独斗士张承志、张炜。发现了年轻的学者王小波、刘小枫、谢泳。为何建明写贫困大学生的《落泪如金》落泪,为李鸣生《寻找北京人》动容。原来视野之外还有如此精彩的天地。书又一次开启了我的头脑。为我之后出去求学作了很好的准备。

追北师之梦

由于上得是被称为“巴大”的巴盟教育学院,所以做梦都想上所好大学。到北京和上海的好学校读读书依然是工作后的最大梦想。01年几位教师读了教育硕士又激起了我上学的热望。捧着英语课本一个词一个词啃的情景还在眼前,有一阵子,每天早晨4:30准时起来学英语,婆婆不解,一次跟我妈说“教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背会?还背呀背的”。英语学了一年多,考前的暑假,在谈话室,每天晨7点午12点,午2:30晚10:30牛奶、馒片相伴,心理学、教育学,英语阅读听力相伴,过得快乐又充实。奇怪的是在那段最忙最累的日子里,我的皮肤居然变得最好。

成家后出去求学是艰难的,现实的问题很多,曾这样跟丈夫说:很想去,这辈子要不能到一所好大学上上学,死那天我都不会安心闭眼的。大概是吓着了吧,丈夫同意得十分爽快。

北师大给了我很多惊异。在那里我对名校名师有了一个更真切的体会。有时我们也读了很多,学了很多,但头脑却又像个大仓库,杂乱无序,有时又总像在雾中奔跑怎么也冲不出去。北师大的学习让我明白,教的真正境界是开启。蒙昧愚钝的大脑豁然开朗那是怎样的快乐。图书馆中翻着薄薄发黄的解放前的教学课本,觉得那样新奇,听着陈鹤琴、张伯苓、蔡元培、陶行知、朱自清、夏丏尊这些近现代教育家之事之名也觉新奇又钦佩。知道康震不仅讲李白、苏轼,也讲韩愈、柳宗元,甚至贞观文人群,在课堂教学中他少了幽默但多了严谨。知道于丹不仅讲论语、庄子,其魅力其实还在于她的主业——影视传媒,随她认识光头主持孟非,知道“零距离”这样的“民生新闻”的社会意义。研究讨论中喜欢上了张爱玲,不再排斥她的苍凉,戏曲鉴赏研究课上明白了中国人对戏曲的重视源于老百姓的历史文化知识皆来于此。聆听各种讲座受益匪浅,钱理群、摩罗、乐黛云学者讲座中明白什么是做学问;梁晓声、莫言、食指、严歌苓的报告中明白文学作家的甘苦,文学创作的魅力;蔡礼旭深情、执著、儒雅的演讲让人对儒学更敬重。偶尔偷空在北大讲堂中的旁听感受到了:孔庆东的风趣、陈晓明的深奥、张颐武的热情、戴锦华的精譬。“法乎上者,得乎中”,虽不能及聆听思考足以让人快乐。晨6点,无午休,晚11点,上课、听讲、坐图书馆,乐此不疲,明白了有需要的学习才是最快乐的。在图书馆中认识了傅斯年、陈寅恪、王瑶、黄仁宇、钱穆,知道什么是大家的学问。认识了黄侃、辜鸿铭知道什么是狂猜之士,知道了巴金的好作品该是《寒夜》,知道了现代的女作家群:陈衡哲、石评梅、林徽因、庐隐、张爱玲、苏青。每天在惊异中度过,可以不关心身上穿得是什么,可以不关心吃得是什么,逛书店淘书是最大乐趣。一箱一箱的书托运回去,一次回家儿子对我说“我爸说了,你就把钱都换成了纸片子。”北师大一年多的学习给了我很多启悟,如何读书,如何思考,满怀着热忱又重新归队。

追语文之梦

也许当老师并不是最初的理想,但真正从教后,几年的磨砺还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语文。语文应是最具魅力,对人生最具影响的科目,但语文教学现状并不容乐观,“误尽苍生是语文”,这话听着难过又无奈。回来后信心满满,希望教学上有所改变,但所想与所行总有很大差距,感到力不从心,感到自身渺小,亮晶晶的前额也时时碰壁,也失落,也烦躁,也欠疚。不想走旧路又找不到合适的新路,犹疑徘徊中消磨着信心,但路还得走,就从抓阅读开始吧。新带高一,告知学生读书的重要性,设正规的阅读课,教给学生如何选书,如何阅读,如何做笔记,设读书评介交流课。高二学生阅读习惯初具,要求学生每学期努力购买两三本好书。让学生明白阅读是要陪伴终生的。学生的纸条中总有这样的话:老师感谢您让我明白真正的阅读如此快乐,让我懂得阅读的重要,让我结识了那么多好书。与生共读也是我最大的快乐。

高二做过两次较正严格的读书专题研究活动。一是苏韩柳作家研究,二是红楼梦专题研究。第一步读书,推介阅读书目,《唐才子传》《新唐史》《宋史》中苏轼、韩愈、柳宗元传记,林语堂《苏东坡传》余秋雨《东坡突围》。读红楼梦,读名家评红楼,周汝昌、俞平伯、王昆仑、周思源、张爱玲、马瑞芳、刘心武、王蒙的点评要浏览。第二步小组定选题,据选题精读整理资料。第三步小组讨论定题目、选角度、撰初稿。第四步修改润色成稿。第五步精华集缉,小组专题研究报告展示课。学生积极性很高,报告做得很不错。《东坡啊东坡》《七彩苏轼》《稚子画东坡》三篇报告发表于校报。红楼梦研究《生空绚烂烟花秀——说平儿》《纷纭话奇葩——钗黛谈》《横看成岭侧成峰》《红楼的须眉丈夫们》的报告也很精彩。是读书让我明白了教学的方向,是读书让我明白了教学可以有自己的个性风格。多了自己的思考,多了自己的设计安排,觉得踏实、充实。路途漫漫但愿尝试,愿将语文教得像语文。愿带着爱去从事教学。苏霍姆林斯基说“帕夫雷什中学让每个教师都找到自己研究的兴趣点,当教师们做自己受着的事情时是不需要有考勤的”。愿这样教语文。

亲爱的年轻老师们,知道你们是多么值得羡慕吗?有一天我忽然发现自己发不再乌黑发亮,眼不再闪闪有光,腿不再健步如飞;晒斑长上去不再消,皱纹深了不再浅,身体胖了不再瘦;记忆力减了,精力差了,热情冲动消了。知道我多羡慕你们吗?爱你们亮丽的肤色,健美的身体,甚至放肆的大笑;爱你们的执拗、热情,甚至喜怒形于色;爱你们可以一晚不睡,第二天依然活力四射。去了就不会再来,老师们,珍惜眼前。年青的老师们,昂着你们的头,张扬着你们的个性,自信满满地从事喜欢的教学,这该是怎样的快乐!

老师们,在今天的尘世中也许更多了一份喧嚣,湖光山色可亮眼,翰墨书香可净心,读书吧,让内心更丰厚。“读书之乐何处寻,秋水文章不染尘”。愿与诸位共勉!